我不是样子最漂亮的女医生,而是刀法最漂亮的女医生

备案类型: 后缀: 长度:0

删除时间:

发行:未知

制作:丁香园 

备注:

时间:2021-05-03 01:05:13

域名介绍

简介: 卢倩是名外科女医生。 由于体力强度大、女性需要更多照顾家庭,以及整个传统学科氛围等原因,外科一直是一个传统意义上「男性主导」的领域。 而卢倩医生,不仅能够在外科这个行业坚持下来,并

卢倩是名外科女医生。

 

由于体力强度大、女性需要更多照顾家庭,以及整个传统学科氛围等原因,外科一直是一个传统意义上「男性主导」的领域。

 

而卢倩医生,不仅能够在外科这个行业坚持下来,并且手术做的比绝大部分男医生做的还要漂亮。

 

这是她的故事。

 


当 1994 年,卢倩第一次踏入第三军医大学位于重庆沙坪坝的校区时,她并不知道,自己以后会成为一名外科女医生,而且一干就是二十多年。

 

作为七年制的学生,人生第一次抉择就是学科专业、导师选择。而在第三军医大学,西南医院肝胆外科是毫无争议的「王牌专业」。


黄志强、董家鸿、别平、杨占宇,这一系列都是在中国外科史上响当当的名字。这个专业是每一个三军大七年制的首选,但作为女生,做一名外科医生又多了几分顾虑。


她找到了当时肝胆外科的主任董家鸿教授。当听完她的想法之后,董教授是这样回答的。

 

我觉得我们肝胆外科挺好的,挺适合女生的。

 

就这样,卢倩就成为了董家鸿教授的硕士研究生,到接下来毕业,留院工作,博士研究生。从西南医院,直到现在董教授负责的清华长庚医院。

 

此后二十年,师生不离不弃。


董主任的研究生们

卢倩医生为第一排左起第五位



从监护室到手术台

卢倩医生进入肝胆外科开始做的并不是手术医生。

 

当时是 1999 年,恰逢中国器官移植第二次浪潮再起之时,第三军医大学也同时开展了肝脏移植手术。


而肝脏移植除了手术外,术后病人的重症监护和处理也是很重要的部分,科室就让她负责肝脏移植病人的术后康复,包括之后的 SICU (外科重症监护病房)的工作。

 

这一做就是五年。

 

她那时也曾想过,要不要就这样做一名监护医生就好,比上台还是要轻松些,在监护室也能治病救人。

 

可是她还是放不下心中的那把手术刀。

 

一次肝移植手术,由于人手不足,她救场第一个刷手上台开腹。而随后而来给她当一助的,是全国著名外科泰斗黄志强院士。

 

她心中诚惶诚恐,但脸色霁齐,手中不停刀法不乱,顺利完成前期手术操作。等做完这些,老爷子笑眯眯地说「小姑娘手挺巧的,可以重点培养


这句话坚定了她的信心,外科医生,还是要做手术的。


2005 年,她开始带组主刀手术,同时担任整个病区的住院总医师,几年的磨练下来,卢倩医生已经能完成肝胆外科难度最高的手术(肝移植,Whipple 胰十二指肠切除术,肝包虫切除)。


得益于之前重症监护训练的经历,她的病人术后恢复常常能得到更精确的管控,这一点也让科室领导刮目相看。

 

卢倩医生在手术台上(左一)



西南医院的培养

外科医生的成长离不开优秀的导师手把手培养,离不开足够多的病例进行操作实践,更需要自身的精进要求。

 

很幸运的是,卢倩医生这三条都拥有。 

    别主任说过好多次。这种经历,也正向鼓励了我踏实做好每件事情。


    30 多人的手术团队

    主刀的是唯一的女医生卢倩(中)


    当然也有调侃和非议,甚至很多人提到的「性别歧视」:


     一次,骨科主任,特别霸气但又是特别可爱的大叔,在我们医院(注: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有专门的军事活动任务)的特殊训练活动中专门抽我出来给模拟人扎传统止血带。


    偏偏那个止血带还断掉了一截儿,因此对臂力要求之高,连他们科的男医生都搞不定。所以当他哈哈取笑我说「你们看,小姑娘就是搞不定」的时候,我笑着回了他一句「你手下还不是一样搞不定」,大家哄堂一笑,还不是开心就过了。


    还有一次,一个全国学术会的欢迎晚宴,一位前辈大佬问她:


    姑娘,我问你手术中间碰到大出血,你会不会吓哭啊? 


    对于这种情况,卢倩医生是这样说的:


    还是需要自己内心强大起来才好。可能是我神经太粗,从开始工作到现在,从来没觉得受到过明确恶意的歧视。我把这些前辈的调侃看做善意的玩笑。


    体能差异是客观存在的,但体能绝不是影响专业能力的决定性因素。


    关键还是自己。



    藏族老阿妈给她的感悟

    当问起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一个病人,卢倩医生是这样回答的。

     

    2012 年,一位川西偏远藏区的罹患终末期肝包虫病的老大妈,被本省多家大医院拒绝后,辗转来到藏族同胞极少涉足的重庆,找到我们。老人一句汉语不会讲,儿子只会说简单的汉语,不会写汉字。


    他们选择了完全彻底地信任我们,各种检查、谈话、签字,每次都用质朴的笑容和谢谢来回应。虽然交流困难,但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对医生的信赖。这深深的鼓舞了我们。


    其实当年那会儿川西藏区还有很多不安定不和谐的事情时有发生,医院对我们接诊了一个藏族病人还是非常敏感,也多次提醒我们医疗行为要慎之又慎。


    但是冲着病人对我们的信任,我们还是决定给老太太做了离体肝切除术。这是西南肝胆外科第一例在本院内完成的包虫病离体肝切除术。

     

    术后老太太恢复有过一次波折,二次手术处理过一次,在病情加重,医疗费用超出预期的情况下,病人和家属仍然保持着对我们的信任和配合。


    最终老太太完全康复出院,至今仍是完全健康的状态。

     

    这次病患之间的互相信任共同应对的经历,在当前这种冰冷灰暗的医患现实下,无疑是坚定职业信念一针强心剂。


    老太太出院的时候,儿子跟我们说,医生就像佛菩萨一样救护了他们。其实我也想说,这样淳朴可爱的病患也像佛菩萨一样,温暖了我们时而悲伤时而激愤的医者之心。

     

    为了病人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
    卢倩医生和藏族老阿妈



    外科女医生的家庭

    女性除了在职场上的努力外,卢倩医生也非常努力经营自己的幸福家庭。


    她的爱人是也是她博士阶段的师兄,也是董家鸿教授的得意门生,清华长庚医院,闫军副主任医师。他们有一个健康活泼儿子,今年 9 岁。卢倩医生现在每天忙完科室的手术,回到家还要辅导儿子的功课,生活充实而幸福。

     

    她的爱人闫主任谈起夫人的时候,充满理解和尊敬:

     

    我们双方都是外科医生,起早贪黑,经常做手术到深夜。


    家庭,老人孩子都照顾不到,特别是孩子,往往早上上班走了,孩子还在睡觉,晚上回来了,孩子已经睡了。亏欠孩子很多。不过作为一名医生,我也很理解爱人,能够挽救患者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。



    结尾

    2016 年,卢倩副主任医师离开了学习工作超过 19 年的西南医院肝胆外科,来到董家鸿教授坐镇的清华长庚医院,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。

     

    对于西南医院,她有满满的不舍和依赖。

     

    西南医院肝胆外科充分展示了三级检诊制度的优越性,作为医疗组责任医生,我很年轻,经验有个积累的过程,但是医疗治疗却在病区主任教授这一级得到了充分的把控。这是西南肝胆在人才培育方面的传统,我和我的同辈师兄弟都受益于此。

     

    丁香园(微信号:dingxiangwang)采访卢倩医生,有什么想对全国的女医学生,特别是有外科梦想的女学生说的时候,她是这样总结归纳的:

     

    不要因为自己是女生,就自己给自己画一个圈,把自己禁锢起来。

     

    女医生不要光看到自己体能上的弱势,感情的细腻是我们的优势。


    不要在工作的打拼中忘掉对病人的关爱,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人,接着才是他的病。我想这样做的话,工作开展会顺利很多,烦心事也会少很多

     

    年轻的时候,最好能确定自己喜爱的专业,并且用自己的努力去实现梦想,不要只沉迷于当下,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,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  

    最后,祝所有丁香园的女性站友妇女节快乐,也祝愿所有的女医生都能找到自己喜爱和值得为之奋斗的事业。

     

    说完这些,卢倩医生浅浅的笑了,眉眼中带着几分坚强,几分骄傲。她可能不是容貌最漂亮的女医生,但一定是病人、家人和丁香园站友们心目中,刀法、工作、人生态度都最漂亮的女医生!


    您还有什么问题想要问卢倩医生的?欢迎点击文末左下角「阅读原文」,与卢倩医生直接联系!


    欢迎点击下方按钮投稿!


    责任编辑:猫羯座、shamouer

    图片来源:卢倩医生提供



    ↓↓↓ 点击阅读原文与卢倩医生对话吧!


域名评论

备案精选已备案域名|可预订|可购买|只需免费注册本站会员,可浏览全部已备案域名

© 2005-2021 大米域名